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課文教材   
[0] 評論[0] 編輯

劇本:家有兒女

雪:你們好。
雨、星: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梅:小雪,這個是你的房間。來,你進來看。
(夏對梅指手錶)
梅:哦,哦,先該吃飯了。來來來,洗手吧,這是洗手間。啊,你在這兒洗。
雪:讓他們先去吧。
梅:呵,瞧瞧,瞧瞧人姐姐多懂事兒呀!
雪:來,用這個 —— 消毒濕紙巾。
梅:噢,(對星和雨)那你們洗手去吧,洗手去!(對雪)啊,那我幫你把行李拿房間。
夏:好,我來,我來!
梅:來來來,咱倆一塊兒!
夏:沒事兒。
(小雪等二人進房間後問小雨)
雪:小雨,你告訴我,你在這個家好嗎?
雨:還行吧。
雪:咱爸娶了後媽以後,你過得好嗎?
雨:嗯 —— 還行!
雪:你告訴姐姐,咱們姓夏的孩子,在這個家裏受尊重嗎?有人身自由嗎?
雨:自由嘛,反正晚上不洗腳,絕對絕對不能上床的!
雪:噢,對了,還有那個叫劉星的那孩子,他欺負過你嗎?
星:乖乖女!你放心,我是不會欺負你的。這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証。
雪:噢,原來我在這個家的定位,就是不受別人欺負呀!那這個生存起點也太低了吧。
(夏東海出來)
夏:猴孩子們,開飯啦!猴孩子們,爸爸餓了!
將:開飯啦!開飯啦!怎麼還站著呀?來來來,小雪!你坐這兒!
星:我就在你旁邊兒!
梅:去,起來!小雨坐這兒,你坐那兒!我坐這兒!
夏:來,媽媽坐!
雪:那我就說了,但不是一般的「祝酒詞」。
梅:肯定不一般!(對劉星)就知道那兒吃,你看人小雪。人家作文特別棒,北京市的作文比賽都得過特等獎。
雪:(打開一張紙,讀)第一,今後,在這個家裏,我的獨立人格必須得到尊重,我有權在衣食住行各方面保持自己的個性,不容置疑;第二,不許隨便動我的東西,進我的房間必須先敲門。我不說請進,就不能進來……
星:(小聲對梅說)媽,這就是您所說的乖乖女啊!
梅:別說話!
雪:第三,我有權決定自己幹什麼,不幹什麼,有權不回答問題,在我保持沉默的時候,請勿騷擾!
(劉梅站了起來)
夏:劉梅,那個……
梅:哦拿雞蛋湯去……
夏:我幫幫你!
梅:不用!(梅去廚房)
夏:小雪,你到底要幹什麼呀?
雪:我有權不回答問題!
梅:來來來,湯來啦!小雪,我聽你爸爸說,你從小就特別愛吃這個西紅柿雞蛋湯。
夏:對,哎呀,雞蛋打得有點兒多,太偏心了啊!
雪:那是我小時候。噢,對了,爸爸,咱們好像有好長時間沒住在一起了吧?
夏:對,長大以後的事兒我不太清楚了。
(二人進小雪房間)
梅:夏東海,你看看!
夏:好!
梅:好?!
夏:沒看見?箱子還在,這說明啊,起碼她沒跑回爺爺家去。
梅:跑回爺爺家去?憑什麼呀?我又沒招她!
夏:這孩子是怕受委屈,給咱來個先發制人。這麼多年來,我確定也沒怎麼管她。孩子挺可憐的,又剛來,咱多給她點兒時間,啊?
梅:誰招她啦!
夏:我知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是說,咱們肯定能做得更好!愛
心、耐心、寬大為懷嘛!
梅:行行行,你先出去吧,我給她收拾收拾!
夏:我幫你呀!
梅:別假了你,快走吧!
夏:娶了你是我最大的福分。
(雪帶一個男孩兒來到家門口)
雪:快點兒!好了,我們家到了。把帽子摘下來。
男:現在就摘呀?
雪:第48頁3到16行 ——
男:哎,在明天上學之前洗得掉嗎?
雪:洗不掉,我再幫你染成黑色的嘛!
男:哎,非去不可啊?
雪:第48頁3到16行!
(家裏)
夏:梅梅呀,我發現你對小雪真有耐心!真佩服!
梅:愛心、耐心、寬大為懷,你急,我都不急。
夏:我,怎麼可能急呢!
(雪和男孩兒來)
雪:嗯,介紹一下,這位……(發現男孩兒沒進來,回身去拉他)幹什麼呢你?這位是我的男朋友 —— 狂野男孩兒!
男:(唱)「哈!我的愛情,哈!好像一把火,燃燒了整個沙漠!哈!哈!哈!」
(星和雨在一旁跟著唱)
雪:怎麼都不說話啦?對我的男朋友不滿意?
(梅和夏傻笑)
夏:那個,小雪,你說他是你什麼、什麼人?
(男孩兒拿出一支玫瑰花給小雪)
雪:象徵愛情的花朵是多麼的芬芳啊!
男:I……I……
雪:快說!
男:I love you!
雪:走,去我房間!(男孩隨小雪進房間)
星和雨:噢,男 —— 朋 —— 友 ——
夏:(生氣)這也太……
悔:你千萬別著急,真的一定要有耐心。
夏:是,我不著急,我一點兒都不著急。
梅:就是!(夏摔倒,梅等連忙去扶)啊!夏東海!

(梅在看窗外)
梅:哎,怎麼還不回來呀?會不會出什麼事兒呀?
星:他們下館子去了吧?XXX們先吃吧!涼了都!
梅:去去去,這不可能!
星:要是他們半道上餓得受不了了呢?
雨:就像我們倆似的。
梅:你們倆誰餓得受不了了,誰去給我喝杯水。
星:餓了給水喝,那叫後媽!
梅:去,閉嘴吧你。XX姐姐沒來,我再囑咐你兩句,你給我記住了!
星:記不住了,我已經腦供血不足了!
梅:閉嘴!你聽清楚了啊,小雪姐姐可是一個文靜的乖乖女,咱們生活在一塊兒,你不許欺負人家,聽見沒有?
星:不欺負人家。
雨:我也不欺負她。
梅:嗯,真乖,你瞧小雨多乖呀。
雨:哎,可以獎勵一片火腿腸!
梅:哎,別介啊。
(夏進門)
夏:回來了,小雪呢?
雨:爸!
梅:喲,回來了!小雪呢?
夏:來了。
梅:真的?
夏:小雪,來,快點兒。
梅:小雪……

(飯桌上)
梅:來來未,小雪!看,大蝦,多吃點兒!
雪:但正確的健康觀念是讓人少吃點兒!
夏:哎,你這不是今天第一天來嘛,這可是媽媽為迎接你專門做的。
雪:是劉星的媽媽。
梅:(給雪夾菜)來,嘗嘗我做的茄子!
雪:我不習慣在別人的幫助下吃飯!
(梅無語)
夏:我習慣,來來來,梅梅給我。我特愛吃你做的茄子。
梅:小雪有很多習慣,以後咱們大家都互相慢慢習慣。
夏:對!
雪:那恐怕得你們習慣我了!反正我是不會習慣別人的!
夏:吃菜吃菜!小雨,快吃,啊?
雨:媽,那個八條腿橫著走的熟了沒?
梅:噢,螃蟹呀,一會兒就熟,啊,再等一會兒!
夏:對,媽媽一早去買的,都是活的!
雪:哪兒產的啊?能確定沒被污染過嗎?螃蟹殼上有沒有防偽標誌啊?
梅:啊,我、我一直以為,只有正宗的那種大閘蟹,殼上才有標誌呢!
夏:我也這樣認為的,是吧?
雪:當然,因為您已經沒有主見了。
夏:哎,我建議,為咱們家第一次團圓飯,乾一杯!
梅:好!
夏:來來來!
梅:哎哎哎,我還有一個建議,乾脆咱們讓小雪說幾句祝酒詞。
夏:可以啊,小雪!

(梅坐在臥室床上,夏進來)
夏:不高興了吧?我一看就是好委屈!有什麼委屈你趁早都說出來, (唱)說出來,說出來,說出來……
梅:還有什麼可說的呀!我想哭……
夏:那不行!要不然我替她向你道歉,就不哭了吧!
梅:還想哭……
夏:小雪這孩子確實太不像話,抽時間我一定好好教育教育她!
梅:還特想哭……
夏:那我現在就去!
梅:哎哎哎哎,去你的!幹嗎去呀?我現在不能說,你現在更不能說了!跟你說,你現在要一批評她,她準覺得是我出的主意!我就是那個狠毒的後媽,你呀,就是那沒主見的爹!唉,咱們倆現在,只好忍著。
夏:哎呀,老婆,你說這麼通情達
理、善解人意,我就覺得特別難為你。
梅:還想哭!
夏:好吧,想哭就哭吧,趴在我肩膀上哭。
(星進來)
星:媽!
梅:啊?
星:小雪她誰都不告訴,一人出家門啦!
雨: 連個頭也不回!
梅:啊,上哪兒去啦?
夏:上哪兒啦?
星:不知道。
雨:我更不知道。
梅:這孩子!
夏:這孩子!

(客廳、夏東海和劉梅在看報紙,雪回來)
雪:你們難道不想問點兒什麼嗎?比如說我剛才幹嗎去了?
梅:哦,你確實應該熟悉熟悉這新家的周邊環境。
夏:對,回來得那麼早,也沒走多遠啊!
梅:哎,對了,咱們那小區後頭有一個花園, 回頭讓兩個弟弟帶你去啊?
雪:我現在不想去。
梅:那就不去。
夏:有時間再去。
(星和雨過來)
星:我們以後也能享受這種待遇嗎?
雨:我能嗎?
梅:嘿!你……
(雪在房間裏把音響聲開得很大,夏過去想敲門,梅拉住他)
夏:耐心、愛心、寬大為懷!
星:我們也能把音響開得這麼大嗎?而且你們還不說我?
(雪出來)
雪:我不喜歡你們給我準備的這條枕巾,我要拿它當擦腳布!
夏:沒問題,只要你願意,你把擦腳布當枕巾都行!
梅:沒錯兒!
星:我能把枕巾當成擦腳布嗎?這樣兩個腳丫子可以一塊兒擦!
雨:我能嗎?
梅:嘿,你們倆老在這兒搗什麼亂啊?
夏: 對你們兩個來講,擦腳布就是擦腳布,枕巾就是枕巾!
梅:不能換?
星、雨:為什麼?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示愛    下一篇 蔡凱傑:為學與尊師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