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示愛

題解

本文選自不信溫柔喚不回。作者因為女兒經常向自己「示愛」,進而激發自己向母親示愛的勇氣,並發現」示愛「的力量竟能化解母親抑鬱的心情。全文生動記錄了不擅長表達愛意的人,面臨「示愛」時緊張、矛盾的心理,也進一步提醒我們要勇敢的把愛說出來。

認識作者

廖玉蕙,臺中縣潭子鄉人,民國三十九年生。東吳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任教於中正理工學院、東吳大學等校,現任教於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廖玉蕙的創作以散文為主,兼及小說、繪本。她對生活百態觀察細膩,擅長從平凡的事件中取材,將各種人物鮮活生動的描繪出來,作品筆調活潑輕快。曾獲中山文藝獎、吳魯芹文學獎等。著有敞文集下信溫柔奐不回、嫵媚、如果記憶像風等。

那年,父親過世已有一段時日,母親心情抑鬱,寡言少語。為了解除她的寂寞,我們接她北上和我們同住。母親一向手腳伶俐,在那一段時日裡,她總是搶著幫我做飯,我當時除教書外,還得去上博士班的課程,有了母親的幫忙,的確讓我少操了不少的心,不論是工作上或精神上都受益良多。

一日,我教完早上四節的課,又趕著下午兩點去當學生。在驅車回家的途中,我想到這些日子來,每次急慌慌踏進家門,母親總會及時端出熱騰騰的新鮮飯菜,相較於以往的潦草的微波餐,有母親在的日子,實在是太幸福了。而我儘管旱就有這樣的感覺,為什麼從來未曾向母親表達內心的感受呢?我不是常常因為女兒的甜言蜜語而覺得精神百倍嗎?難道我的女兒常常對我灌迷湯,我文章寫好了,念給她聽,她總是再三讚嘆:「媽!你寫得真好!你真的好棒!」

聽完了還不算,甚至再把稿子拿過去,自己再看一遍,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使我的虛榮心得到最大的滿足。不像她哥哥,只要我寫完一篇文章,欠起身,他一定慌慌張張逃走,邊逃邊說:「我不想聽,千萬別念給我聽,也別教我看,我受不了!」

偶爾買了新衣,在鏡子前顧影自憐,女兒總在一旁全程參與,並不厭其煩地給我打氣:這件衣服真好看,以後你不穿了,不要送別人,就送給我好嗎?」

「哇!媽!你的身材真不錯哪!我們同學的媽媽,很多都胖得變形了!」

而她的哥哥可就大不相同了。非但讚美的話絕不肯出口,還在一旁潑冷水:「媽!你別信妹妹的甜言蜜語,你要真信了,就是自甘墮落。」「妹,你真會諂媚欺!也不怕閃到舌頭!」他形容妹妹對媽媽是「死忠」,他說:「還不只是『愚忠』根本是『死忠』九死而無悔的那一種。」

然而,不管是否是死忠,女兒甜蜜的言語的確讓人頗為受用。我的抽屜裡,充滿了各武各樣的卡片,上面寫著:

「我好驕傲有一個好媽媽。」

「今天雖然不是什麼節日,但在我心中,每天都是母親節,雖然只是一張小小的卡片,卻代表我無限的謝意。」

「……」

家裡的白板上,不時地會出現一些道謝或道歉的話,甚至一些示愛的文字。有時,在學校上了一天課,筋疲力竭的回家,看到女兒上學前在白板上留了這樣的話:

「親愛的爸媽:您們辛苦了!我愛您們!女兒敬上。」

霎時間,疲累並消,覺得人生並不全然毫無意義。

吃飯時,我一直在伺機行動,以至於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幾次答非所問,母親奇怪地問我:「你今天是安怎?為什麼奇奇怪怪?」

我開始佩服女兒了,怎麼她能把感情表達得如此自然,一點也不疙瘩,而我卻這般費力!

飯吃完了,我還是沒說,心裡好著急,再不把握機會,這句話恐怕就只好永遠藏在心裡了。碗一放,我低頭看著碗,勇敢地說:「媽!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四十幾歲的人,中午還有媽媽做了熱騰騰的飯菜等我回來吃。」

我頭都不敢抬地很快地說完這話,也不敢去看母親的表情,使急急地奔進書房裡,取了下午要帶的書,倉卒奪門而去,心情比當年參加大專聯考還緊張。

那天傍晚從學校回來,母親已在廚房忙著,我悄悄打開門進屋一時,發現自從父親過世後就不曾再開口唱歌的母親,居然又恢復了以前的習慣,在廚房裡邊打點著菜,邊唱著歌。

課文欣賞

本文以「示愛」為主要線索,從女兒向自己示愛到自己向母親示愛,內容取材於日常生活,透過看似瑣碎平凡的事件,以深入淺出的筆法,發掘出動人的情節及對生活哲理的體會。

文中作者細膩的寫出接受女兒示愛的安慰,及自己拙於示愛的窘境。透過對照的寫法,呈現出兩代之間,對於「愛」的不同表達習慣。全文運用了許多對話,不論是女兒的甜言蜜語,或者是兒子的率直敢言,這些對話仿彿帶領著讀者,進入事件發生的實際情境。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中國古代的生態保護法    下一篇 劇本:家有兒女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