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由平:餅乾

四姐經常抱怨:咱家怎麼就沒有一家外國或香港的親戚呢?
要是有的話,咱也可以「應邀」出去逛逛不是。
沒想到這一天還真的來了。
來人是僑辦的一個工作人員。他說,有位香港同胞回鄉探親,提出要見四姐。因為四姐已經退休在家,他是通過單位才找到家裏來的。
四姐聽到這消息時的表情,就好像看見天上掉下張大餡餅。
她愣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問:「這是真的嗎?」
僑辦的人笑起來:「看你這人,我怎麼會騙你。我只是想問問你,你是去賓館看他,還是讓他到家裏來?」
四姐說:「可是我家……沒有香港的親戚朋友啊?」
僑辦的人說:「這人實際一說你就會想起來,就是當年住在城南的右派老於啊!後來平反,全家去了香港…」
四姐想了想說:「我知道這個人,可我和他並不很熟,也沒有什麼交往,他該不會弄錯了吧?」
「沒有!」僑辦的人堅決地說,「他不但知道你的名字,還說出你當年在副食品公司當售貨員的情況,怎麼會錯呢?」
僑辦的人走了,四姐想痛了腦袋,又發動全家人使勁兒幫她想,可怎麼也沒有想起對那個右派老於有什麼恩德。於是四姐夫就酸溜溜地說:「是不是這小子當年暗戀過你呀!」氣得四姐和他吵了起來。
這天,於右派--現在的于老先生在僑辦人員的陪同下,坐著小汽車,真的上四姐家裏來了。他帶著大包小包花花綠綠的東西,一見面就緊緊握住四姐的手,熱淚盈眶地說:「沒錯,就是你!你當年救了我的全家啊!」
四姐如墜雲裏霧裏,乾張嘴說不出話來。
眾人坐定,于老先生便感慨萬端地說:「這麼多年,這事一直埋在我的心底啊!前些年我不敢說,怕給你找麻煩,現在不怕了,至少你都退休了嘛!」
四姐憋得滿臉通紅,她吭哧了半天才說:「于先生,可我真的沒幫你什麼啊!」
于先生正色道:「還說沒幫!我問你,你當售貨員的時候,餅乾是多少錢一斤?」
四姐說:「大概五六毛錢吧。」
「那兩毛錢應該給多少?」
「給四兩左右吧!」
「這就對了。可當年你足足給了我八兩多呀!多虧了這八兩餅乾啊!」
于老先生激動起來,他站起來連比帶畫地說:「那時候,我正落難啊!我去找你買餅乾那天,家裏已斷頓兒兩天了。我去找隊長要糧,可他就是不給。我家就剩下兩毛錢了。我把心一橫:就用這錢買點兒好吃的吧。吃完了,乾脆集體自殺算了。我進了商店,你對我笑,說你來了,想買點兒什麼?我說餅乾。你動手給我稱,添了又添,包了一大包。然後你說走好啊!你知道我的心裏多溫暖嗎?一路上我就想,世界上還是好人多,生活還是有希望的。那八兩餅乾,我們全家吃了三天,直到糧食發下來………」
四姐瞪大眼睛聽完他的故事,好像在聽天方夜譚。半天才點點頭說:「嗯,好像有這麼回事,可是……」
「別可是了,」于老先生說,「這就夠了。這些年我一直在想,你給我那麼多餅幹,肯定自己貼錢了,你沒有挨批評吧?」
「沒有,」四姐說,「這麼一點兒事,沒想到你看得這麼重……」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啊!」于老先生說著,掏出一疊港幣朝四姐遞過去,「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請收下吧。」
四姐卻像火燒著一樣連連擺手:「不不,于先生,這錢我絕不能要!」
推了半天,于先生只好把錢收起來。他說:「你們看,我說她就是好人吧!那麼這樣,我回去以後,邀請你們全家去趟香港吧,所有的費用我包了。」
「會見」就這麼結束了。于老先生千恩萬謝地走了。後來,他真的從香港發來了邀請信,又來了幾次電話,但是,一心要出去逛逛的四姐,卻接二連三拒絕了邀請。
全家人對她的行為大惑不解。
有一天四姐說:「我可不是那種沾邊兒就賴的人。那兩毛錢餅幹,我想起來了,實際是我當時剛參加工作業務不熟,看錯秤了。」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劇本:朱秀才(節錄)    下一篇 李怡:美麗的青春痘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