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扭繩頭

    自從波琪中四的時候接受何直仁的輔導,就一直沒有改變過髮型,自然的長髮及肩,每兩個月修剪兩吋。如是者七年。
    波琪自小成績不錯,但中四那年父母離婚,就變得無心向學,電了曲髮,染了金色,放學就和童黨浪蕩,還試過自殺,後來學校來了個新輔導老師何直仁,接手波琪的個案,她果真就變乖,直了頭髮,染回烏黑。同事都問何直仁有何法寶,他只是笑而不語。直至三年之後,波琪畢業,考進大學中文系,二人才公開成為戀人。何直仁卻總是強調,之前雙方師生關係而已。由於規行矩步,適時行事,旁人都稱善,贊為佳偶天成。
    關於這段情感,波琪倒一直沒說甚麼。入大學後屢有追求者,也一一迴避,漸漸就人人皆知,波琪已心有所屬,也不再橫生枝節了。波琪也樂得安靜,學業無風無浪,一級榮譽畢業。何直仁認為波琪應該繼續念研究院,波琪也無異議,順理成章當上了碩士生。兩人甚至開始計畫結婚和供樓的事情了。
    變化始自波琪那個扭繩髮型。那是九九年春天流行的新髮式,並非傳統的卷燙,而是把頭髮一小綹一小綹的旋扭,用鍚紙包裹成條狀,頭頂如海膽,散開來就是無數微曲小辮子。是那個叫阿Joe的髮型師慫恿波琪電扭繩裝的。要打破觀念的束縛嘛!阿Joe說。波琪竟然不加思索,告別那留了七年的直長髮。電了髮出來,就去見何直仁。他有半分鐘認不得波琪,驚呆過後才懂得大怒,說她要換髮型怎可以不先問他,又說她弄這樣的頭髮,成個古惑妹,甚麼自然純真都沒有了。又問她記不記得,當年自己是怎樣幫她改邪歸正。波琪一直聽著沒作聲,待何直仁發洩累了,才說:那我們還是分開一下吧!
    朋友都為波琪很不值,說她本來無心,何直仁何必頭腦偏執,但波琪其實早已心裏有數。有一次阿Joe在火車上碰見波琪,上前坐在她旁邊,說她的扭繩頭越看越好看,不知是讚她還是讚自己,見波琪笑容牽強,就問她是否哪里不滿意。波琪說很好,只是男朋友不喜歡。阿Joe長了嘴,皺著眉,頻說:咁就唔好,咁就唔好!隨即帶波琪回髮型屋,把頭髮重新拉直,說:唔收你錢,最緊要你鍾意。波琪照照鏡,果然回復舊觀,但心裏卻彷彿有些甚麼不一樣了。
    人們見波琪和何直仁和好如初,都說早已料到。波琪也照何直仁的意思,沒再念碩士,找了一份中學教職。有一次,波琪經過麥型屋,遠遠看見阿Joe低頭專注地為客人剪髮,她就感到自己的長髮紛紛掉落,兩肩輕盈,耳根飄然,頸後有風。在店鋪櫥窗上一照,看見了那個彈著小曲扭繩髮的自己,心裏一驚,掉頭疾走,以後也沒有再踏足這附近了。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白恤衫    下一篇 漁夫褸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