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探訪一樓一鳳談話錄

社工:Hello,這個是我學生。
妓女:先坐下。
社工:妨不妨礙你啊?
妓女:我有時間還是給你們想要的東西。
社工:是啊,我怕妨礙你,不然晚點都可以
妓女:不會的。為什麼你會找到我呢?
社工:我們是在141的網站。
妓女:在那麼多的網站就能撞到我啊?
社工:也沒什麼特別撞,都是隨便試幾個,有的姐姐都不肯。
妓女:不肯啊?
社工:她們都說好忙。可能下午時間比較忙點。這也是,因為我們每分每秒都打著廣告,就算你給我伍佰塊,我做一個客人,有時快起來都賺多過你啦。
妓女:她們不接受訪問的原因,可能跟錢有關係的,
社工:是吧,那我給你錢先。那麼第二天有事找你,有點什麼資料想補充的,可不可以打電話給你,拜託你先。
妓女:可以,這個我的電話。可能她們不會相信你們大學會做這些事情。
社工:她們有一兩個是可以的,但有一些就不是太相信,覺得會妨礙她們。語言又不是溝通的好。可能不知道浸會大學,我弟弟以前就是讀大學的,我就知道這些。
妓女:你覺得我問你,就覺得奇怪,你有沒有學生證的啊?會不會錄影、錄音的啊?
社工:不會不會,其實我們筆錄都可以記錄到,其實你講的事情,很重要的才會打到報告裏。如果一般的,我其實看完文獻報告,之前做的,我們大概都瞭解。這樣我想問下,你有沒有朋友介紹給我。
妓女:介紹給你啊?
社工:我們做完這個訪問,你可不可以介紹一些給我,那就不會找的那麼辛苦啦!
妓女:這介紹的意思就是你都給錢她,這樣做啊?
社工:是啊,聊一下。
妓女:其實E室那個,我跟她講一下,應該會肯的
社工:拜託你啦!
妓女:你是不是今天做啊?
社工:不是,該天再做。
妓女:這我要跟她講先,有一些這樣的人上過來。我當然要問一問她可不可以,再回電話給你。
社工:好啊,好啊。
妓女:人家做生意未必接受。
社工:試下啦,多謝啦。這樣我們現在開始啊。隨便聊下天。什麼時候開始做這一行的?這個形式?
妓女:這個形式大概兩年前。
社工:之前做什麼工作的?
妓女:在骨場做按摩。
社工:那個形式都按摩,為什麼會轉來做這裏呢?
妓女:骨場按半個鐘,又要輪牌,又要奉承經理,好的就給好客你。後來聽一些姐妹講,有些姐妹已經出來做,有時找替工,替下就OK,自己就出來租地方做。
社工:這裏每個月大概搛多少錢?
妓女:都只是一、兩萬塊。
社工:都有一、兩萬塊啊?
妓女:都算少啦,如果你比正行的收入比,這樣就算不錯啦,有空看下電視,練下琴。但是比不過尖沙嘴、佐敦拼搏的那些北妹。因為她們四、五百塊一個客。一天至少十轉八轉。那時候我試過尖沙嘴做,有個金妹做二十客,五百塊一個,那天都搛一萬塊,是啊,所以不接受她們訪問都有原因的。
社工:都好忙啊。
妓女:是啊,一個鐘賺伍佰。
社工:你們現在每個客人收多少錢?
妓女:350塊,凟埋400—500塊。
社工:如果有客來,你會有些什麼服務,有什麼活特別做,或者不做的?
妓女:不做啊?認真大做,因為我網上都標了按摩、吹,以及做啦。
社工:那你一般搞、沖涼、吹啊。那麼如果他說不戴套,你會不會做啊?
妓女:不戴套,我們不會做的,不戴套,我們不會做的。
社工:如果他給額外錢呢?
妓女:都不會做的。這些是你從小姐的生意角度去看,如果有的小姐拼的,你給多一點錢都肯做,但我就不會做。
社工:那麼有沒有限制多少時間就要走的呢?
妓女:一個鐘啦,都有一個小時的。
社工:有什麼原因你從骨場過來,有沒有想過做其他工作,又怎麼會來到這裏呢?
妓女:做其他工啊?
社工:或者骨場前,有沒有做過其他工作?
妓女:以前做過SALES。 
社工:就沒有特別原因,就沒有特別原因做這行?
妓女:都是因為私人事,家庭事導致做這行,搛錢啦!
社工:介不介意講一些聽下。
妓女:通常做我們這行,都是婚姻失敗的。
社工:你曾經結過婚?
妓女:是啊,結過婚。先生欠人賭債,幫他還債,來做這行的。一直一直做下去,又不是辛苦,但又搛到錢,這樣就做下去囉。
社工:那麼你現在是幾點到幾點?
妓女:12至10點。
社工:那麼你一個禮拜會不會放假?
妓女:我們隨時放都可以的。
社工:那你放星期幾?
妓女:不一定講星期幾的,月經來了就多放幾天囉。總之返工時間那麼彈性。我的手機常開著的,如果客人有時間,那麼就來囉。
社工:那麼你現在時間自己安排,沒有人為你安排?
妓女:我們不是跟老闆的。
社工:那麼你怎麼看這份工,你滿不滿意,或者會不會轉?
妓女:轉行啊?都不知道做點什麼,如果你說出去找幾千塊的工,又要限住時間,返工、放工又要看人臉色,怎麼說這個地方都是自己住的,搛多搛少都是自己的。
社工:始終都是覺得正行收入、時間配合不到你,就不是刻意想轉。你覺得這份OK,很好的。
社工:是啊,暫時這年紀做得到就做。
妓女:你覺得有什麼影響到你做生意?譬如:員警啦、業主、鄰居,或者有什麼法律、經濟衰退、金融風暴啦?
社工:沒啊。
妓女:沒什麼特別。
社工:完全沒有,老闆希望你準時交租,收錢而己嘛,這個新老闆就OK,挺好的。
妓女:老闆是指業主?
社工:是,通常他們買了唐樓,隔成幾間房給那些小姐做生意。
妓女:他是知道你們的運作?
社工:知道,比其他深水埗區的單位當然收多些價錢啦!
妓女:挺靚啦,因為我都住深水埗唐樓。
社工:噢,你都是住深水埗,怪不得你知道走過來。
妓女:他收你多少錢租金?
社工:5000。
妓女:哇,這裏收5000塊租?是收貴了一點,會不會啊?
社工:當然啦,這裏就值2000多塊啦,你住深水埗都知道啦。
妓女:哇,5000塊租。
社工:他知道做生意,正常人家就不會租給你,不會給你擺牌,擺些螢火棒。因為我有些姐妹租第二個地方,租人家的套房,那樣的形式,但是不可以掛牌出去,特意看那個電話就CALL他上來,因為那租便宜,但給業主知道都趕他走。
妓女:他要知道你要掛牌正式做生意的,他就收,就來收貴你租,他都想搛錢的。
社工:是啊,這些社會會利用的啦。
妓女:那麼差人有沒有過來。
社工:上過來查牌,查你身份證,但這區比較少。
妓女:試過多少次?
社工:我在這裏整年,幾個月才一次。
妓女:上來的態度怎樣?有沒有好囂張?
社工:沒什麼,好尊重,不會說什麼。
妓女:有沒有試過放蛇?
社工:沒有,其實沒關係的,一間屋一個人,捉你不到的。但如果兩個人,一個男一個女,多過三個人人以上就麻煩點。
妓女:可不可以解釋下,我們不是很明白這種情況是怎麼樣。
社工:不明白啊?一個進來,你可以說男女朋友做生意,但兩個男人入來,那麼A可以看住你,說你做不道德的行為,有收錢,有買賣那些。總之兩個人我們通常就不做,單對單就做。
妓女:那有沒有遇到好麻煩的客,譬如飲醉酒啊。
社工:有啊,上次試過打劫,一早12點那時,給他凟,做完以為他拿錢,誰知他拿刀出來。是啊,指住你說打劫,我當然怕啦。那麼早都不會帶錢,接著他電話都不拿。聽姐妹說,他是白粉引起的,只是想要點錢。
妓女:那樣子像不像白粉友?
社工:像,那次中著招啦!接著另一次有個HIGH了毒品,吸了些軟性毒品,做就又不硬又出不到東西,時間就到啦。但就沒錢再給,我就說不再做你,你都不行做不了,意思是叫你走啦,他這些達不到目的,就是不甘休啦,不願走,坐在那裏。
妓女:但是自己又不行,在這裏拖。
社工:是啊,他自己神智又不清晰,只好報警囉。
妓女:報警拉他走。
社工:報警喊些差佬來,他就走囉。
妓女:最後有沒有收到錢呢。
社工:有,他有給錢,收了錢先,通常這些特別、特殊的人,我們就會收錢;經過這次打劫後,特殊情況我們就會先收了錢。
妓女:嗯,一次試過打劫,一次有一些HIGH大的客,那有沒有一點特別驚險,令人覺得做這行算是麻煩,危險的呢?
社工:來來去去這兩種最麻煩,一個打劫,一個HIGH了東西,都不是。一是說大碌粗魯的客人那個樣囉。
妓女:會不會說很多要求,完全離開你的底線;那,最後又要爭執,搞的好麻煩。
社工:那樣這裏就沒有。
妓女:兩年來這裏沒什麼大事發生過。
社工:這兩件事都不算大事啊?
妓女:那次打劫沒傷害到你,那你會做點什麼預防?
社工:沒什麼預防,唯有距離他三尺囉,意思經過那次後,換完衫,就立刻站在這裏,就不要和他接觸那麼近囉,不知道他會拿點什麼出來的,那樣按一按刀,以為按錢包囉,那樣遠,站在後面。
妓女:會不會進來前先看下,在防盜上先篩選,如果見他不很清醒,還是不開門?
社工:如果都不開門,是兩個男人,我們都不會開門。
妓女:兩個一起上來都不會開門。
社工:一定不會開,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沖進來做什麼,打劫又說不定,是不是啊?或者純粹是來洗樓,這行的暗語。洗樓的意思,銅鑼灣那邊就試過啦,整棟大廈從十幾樓一路巡樓巡到樓底,逐家逐戶這樣,按鈴看女仔。
妓女:洗樓的意思是指員警。
社工:不是,是些客人啊!
妓女:喔,客人。
社工:所謂些洗樓,就是巡、巡、巡。
妓女:他們是做什麼呀?八卦?
社工:做什麼?按鐘看女仔。是啊,有些更無聊,拿住上網的電話、電腦,按住那樣對照,是不是這個樣才可以進來的。才光顧你,是呀!
妓女:其他的阿姐會不會張貼其他人的相片啊?
社工:不會的,通常來我們這裏的,他都怕我們不是網中人。但是有的小姐月經來,就找姐妹來做替工,好過丟空在那裏,或者浪費那裏,收回些租金;又或者不在這裏做,什麼的都有,你知道那些男人花幾百塊,就好像頂大那樣,拿著部電腦就在那裏看。
妓女:拿著部手機或者電腦,那樣,就隨他便看看,再進來。呵,通常,如果有些小姐沒經驗的就什麼囉,就開門給他。這區的客不會這樣壞的,不同于尖沙咀、佐敦那些。我試過佐敦立信,不是很出名的
社工:喔,我以前在那裏做過事,立信大廈,在上面寫字樓
妓女:接著試過有個男人,叫幫他出火,就是打飛機,請你吃個飯盒啊,那樣
社工:這麼好的啊,是什麼意思?
妓女:吃個飯盒二十塊。
社工:喔,我以為給錢另外再吃個飯。
妓女:當然不是啦,他的意思當作大陸那些女仔給個飯盒那樣就算啦
社工:那你給什麼反應他?
妓女:理他才是傻瓜,嗮氣、籬線,那很正常地開門。那打飛機多少錢啦?一百一百、二百二百,他講可不可以給他出火,用錢請你吃個飯盒這樣。
社工:那不是傻傻的。
妓女:那些人CHEAP嘛,真是的。
社工:那現在你在這裏做什麼,平均一、兩萬塊,最多試過搛多少錢?
社工:在這裏而己,尖沙咀那時當然不止啦,尖沙咀都好環境,都有三、四萬。
妓女:介不介意講下尖沙咀搛了3、4萬塊,是要還錢的一部分?你的負擔都是要先還錢的,現在就是自己花而己。
社工:那時不用了,還清了,現在是剩錢囉,都沒有欠人錢。
妓女:有沒男朋友啊?或者先生還有沒有在一起?有沒有仔女?
社工:來這裏前與前夫離了婚。
妓女:大家就沒聯絡?
社工:那也不是沒聯絡,始終是有個兒子在這裏。
妓女:要不要負責個兒子
社工:他?我沒什麼要負責個兒子啦!
妓女:是你先生撫養他的?
社工:是跟我住的。
妓女:那他住哪里?
社工:他自己有地方住,那我們離了婚,分開住。
妓女:那你帶著兒子?
社工:撫養權是我的。
妓女:負擔重不重啊?你自己負責兒子。
社工:負擔啊,當然重啦!一個月五千。
妓女:要五千塊?
社工:是啊,二千塊是我前夫的生活費,我就三千塊囉,那我的兒子學費就一千塊啦,還有補習又一千塊啦,還有食飯啦,一日三餐,早、午、晚餐。
妓女:、、、電話響、、、喂,是呀,鐘生,壞啦?你啊,怎麼算呢?去了哪里。喔,是啊,區份的問題,我想轉了它囉。是嗎?我跟人家談話中,我遲二十分鐘再給你電話。
社工:是啊,不好意思。
妓女:不要緊。
社工:一個客很好的,當年入行時,我真是小女孩,兩小無猜。他做珠寶的,是啦,他和你出去吃飯,去買東西給你,去半島買LV手袋給你,幾千塊也買給你。那時又帶你去吃什麼吃什麼,又怎麼樣。又將他老婆的珠寶手飾送給我,我說不要,而他老婆已不在了,那時真是纏綿。
妓女:在哪里認識的?
社工:那時在骨場認識的
妓女:你一開始有沒有做過夜總會?
社工:沒啦,我不會飲酒,又不會應酬。
妓女:那為什麼沒跟他在一起?
社工:為什麼沒?這些緣份的事情好難講的,沒跟他在一起。但跟他一起,現在想下想下又跟他挺談得來的。過年的時候找他聊天,完全沒什麼的。那時還問我想做什麼生意,那就給錢我做生意,不用再做場這些囉。
妓女:那現在是朋友關係?
社工:是啊,朋友關係,又沒發生關係。
妓女:他知不知道你在這裏做?
社工:他都不知道我做這些的,他就跟我住同一個區而己。
妓女:我不是住這裏,我住新界的。
社工:就是你每天在這裏返工,放工回家裏住。
妓女:是啦!
社工:你每天都搭車搭好遠喔。
妓女:九刻鐘。
社工:那你回家就找你的兒子。
妓女:每晚都回去住啦,都回去睡啦。
社工:這裏只是返工做事的地方。那最後一個個問題,除了這些客人比較麻煩,現在這些北姑,外面樓下好多站街,我見這條街都比較多,其實對你的生意有沒影響呢?
妓女:你眼見到是“塔婆”,那我這些、、、、
社工:但我見這裏打橫都有好多走來走去,其實會不會影響上面的生意啊?
妓女:不會啦,來這裏的,都是線民的。
社工:你靠個網宣傳?
妓女:靠網,以及賣這些“格戰書” 囉。
社工:這本是?這個是你,沒看過,因為我常看“夜遊人客”就找不到夥計搏。
妓女:這本是最多女仔的。
社工:都是這個區的?
妓女:在這個區,以及青山道、尖沙咀也有,香港區也有,其實你買本來做報告也可以。
社工:我會啦,但如果你可以介紹些給我,我就不用再撞,剛才在長沙灣都給人趕過。
妓女:當然,女仔上去才不滿的。
社工:不知道怎麼,有男人趕我,但是不是女仔趕我,可能正巧有男朋友在那。
妓女:不奇怪的,見你都不是想做生意的。
社工:可能真是妨礙她啦!
妓女:當然啦,但你有沒講你會給錢她啊?
社工:我有的,但是她可能預算我不會給很多。
妓女:她沒跟你認真談?
社工:是啊,不要緊,我今日先講這麼多,如果我真是有需要,真的有不明白的話。
妓女:那你做這個報告有什麼作用?
社工:其實我們做這個報告,就是對性工作者研究一下,她們有什麼困難,有什麼特別的障礙,因為以前我們看很多文獻就不是那麼吻合,可能是地區的問題,可能你入行時間比較短些。
妓女:那是啦。
社工:那反而我就比較有興趣,你曾經給人打劫,這個職業,安全要注意啦。
妓女:這個CASE比較重要點,以及那個HIGH了東西的客,然後有兩個差人來了,接著個差人就說“都好難為你們的,你一開門,個個男人你都要做的啦,對不對啊?難道你趕客嗎?”
社工:、、電話響、、、
妓女:你講啦
社工:是,是不是找小姐?你想幾點過來啦?那不行啦,明早啦,明天上12點,你收工過來啦!OK,拜拜。”
妓女:看更。
社工:你都幫他們介紹小姐的,如果你放假。
妓女:不會的,放假就告訴他們放假,明天再返囉,接著明天再過來。
社工:這裏有A、B、C三個室?
社工:A、B、C三個室。
妓女:但你估計另外那二位日後有沒機會接受訪問?真是很簡單地聊下天。
社工:沒所謂的。我覺得,怎麼說呢,這兩個女仔我都熟的,如果你認為是合預算,給得到她們,又不會影響你自己的,我可以介紹給什麼、、、
妓女:好啊,我給電話你,我都不想今晚妨礙你那麼久,如果要你介紹完,以及我都整理下,打好你講的東西。
社工:還有什麼你想問的呢?
妓女:其實都有的,不過心目中我預算。
社工:我不趕時間,這個鐘數我都走了啦,平日我收十點的,但禮拜天我通常比較早走。
妓女:有沒試過愛上某個客?
社工:愛上個客,那當然有啦!歷年來你說沒搛過錢嗎?那時在骨場,富豪酒店那邊做,博愛醫院那些用錢買回來的那些會長,是不是啊?那又給過錢你,每個月過數,自動轉賬三萬塊給你。是啊,又給你去公司裏面做事,接著又帶你去臺灣那邊玩,帶你去BALL,整萬塊地買套BALL衫,從頭扮到腳,幫你印好卡片,你去BALL時,那些人會問你做什麼的,給張卡片介紹。不給人知道,包容(裝)到你好淑女。
妓女:另一個身份。
社工:是啊,這樣,這樣的日子又如何?還不是過去式。
妓女:為什麼會變成過去式?你覺得,曾經搛過很多錢
社工:因為他有老婆的,你的心又不會喜歡他,只不過想鑿你的錢。那陣子,因為我自己賣了層樓,都拿著一筆錢在身邊的,接著又之後,傳約他生意上有的朋友的銀行,可能見到我有點錢,幫你做個SALARY。
妓女:SALARY就是薪金。
社工:是啊,每個月入錢給你,但可能他又覺得三萬塊又不是什麼錢,就幫你囉。那時候自己又不知道去投資,真是買樓,想著小小的,沒小的哪有大的?做了生意就虧光囉。
妓女:那你的錢去哪啦,有沒留給他,還是去哪啦?
社工:我的錢不就跟我先生做生意虧光啦!
妓女:喔,虧了。
社工:是啊。
妓女:接著,一路在這行裏面發展,但就搛得不多。
社工:是啊,人年紀愈大,所見的事情又多啦,又不夠那些北妹爭,要做多點事,又不是那樣地放,哪有以前那樣吃香啊?一個老闆那樣包你,那點錢小意思啦,又年輕,拿張身份證周圍去玩,帶你去澳門,或者去旅行。拿張身份證出來,25、6歲,27、8歲,是不是啊,誰不喜歡呀,而現在年紀大啦,自然就不敢啦。
妓女:那你現在多少歲啊?
社工:現在40。
妓女:那有沒想過在這裏繼續做到什麼時候啊?即夜深人靜,“我這段日子去到什麼時候,我可以去做些什麼其他的”。
社工:哦,我現在希望存到10萬塊錢,然後,之後或者不做,先休息下。
妓女:會不回想做些什麼?休息一輪。
社工:沒想做些什麼事。
妓女:沒有想到那麼遠?
社工:沒有啊,起碼,先剩下些私己錢,起碼人也安心些。
妓女:有沒有特別花費啊?譬如,額外的,喜歡買些衣服啊,特別喜歡吃東西啊,比較花的錢多的這方面。
社工:沒啊,你貴有貴買,便有便買,衣服那些不會的,怎說,一個月最多花幾千塊買衣服,三、四千塊;吃東西、消閒那些,就一、兩千塊,吃有男士出去,怎會花得過一、兩千塊啊!
妓女:現在出去吃東西有男士、朋友啊?
社工:是啊,你吃又吃不是很多錢,幾百塊那樣;賭錢,我又不賭錢。
妓女:哦,你又不賭錢,那麼好啊,省回很多,因為我認識很多姐妹都賭錢,也花了不少錢。
社工:那是麻醉自己。死啦,不賭錢,那些做生意給人騙光,是不是?
妓女:嘿,我見你有個琴,你的娛樂是不是彈琴?
社工:是啊,娛樂就是彈琴。
妓女:你是不是學了很久?
社工:學了3年了。
妓女:為何無端去學琴呢?
社工:沒什麼,那陣子因為抑鬱症。
妓女:你曾經有過病?情緒病。
社工:是啊,抑鬱病有3年了,後來想下,不如去學音樂,接著就去學琴,精神寄託。
妓女:為何會得這個病呢?
社工:不又是壓力囉,生活壓力,不斷在掙錢,掙完又給老公做生意,然後又虧光了,自己憂憂鬱鬱就成抑鬱病了。
妓女:大概零幾年有抑鬱症的?
社工:應該是5、6年前。
妓女:哦,5、6年前,那你和先生正式分開有多久?
社工:正式分開都有16年啦,現在這個先生是第二個先生。
妓女:現在這個是第二段婚姻?
社工:是啊。
妓女:現在這個先生都未分手?
社工:未分手。
妓女:有沒有小朋友?
社工:沒有小朋友
妓女:那感情O不OK?即感情好不好,開不開心?或者大家一起相處都OK,那現在這個第二任先生,大家一起開不開心。
社工:大家一起開不開心啊?即你PERFECT的開不開心是怎樣啊?
妓女:即大家都是兩公婆,都應是很好的關係,很尊重大家,可不可以呢?關係很好,還是、、、?你們一起在一起多久了?
社工:已經16年了。
妓女:都已經16年,即和第一任先生分開,就和這個,直到現在。
社工:是的。
妓女:他知不知道你在這裏做事?
社工:知,怎會不知。
妓女:哦,他很清楚的,他沒有任何意見,很接受,很開放啊。
社工:他口頭就說不想我做,那我做又為了什麼?我為生活,我把青春掙的錢全都去了你做生意,你覺得養得起我,就給我家用,我就不用做啦。他整天說生意失敗,怎樣失敗呢?和什麼人做生意,為何會失敗?上次,多年前,我過17萬給他,給那衰仔在外面買一層樓,開馬欄場;我的兒子說想去外國讀書,那接著,然之後,我剛上去,衰仔都在,我拿著入數紙和他講,那場開了,為何都沒消息呢?我奶奶知道不喜歡啦,兩公婆有什麼所謂花誰的錢;她縱仔、幫仔就幫得不得了。那我做生意都要求個知字嘛,虧,怎麼個虧法啊!我的衰仔說:他和層樓沒關係,那錢全給他了,他依然都沒向我交代。
妓女:那也算騙你啦,那17萬去了哪里也不知。
社工:是啊,因為那層樓都沒有我的名字。
妓女:就算他拿著和別人做生意。
社工:是啊。
妓女:那你所謂兩段婚姻都是那麼不好運,不是太好啊!
社工:第一個不是不好的,那先生的性格、感情呢,就比較優柔寡斷。是啊,他其實很喜歡我的,當年買樓,我就看中那層樓,他就說買啦,即錢銀方面他不會吝嗇,後來結婚半年就有了我的兒子啦。後來就去我媽那裏坐月子,他一個人在家裏,我發現他帶女人上去家裏,所以我才提出離婚,因為婚姻上講他通姦,和行為不檢點。後來去骨場遇到我現在這位先生,接著就發展。
社工:有正式結婚嗎?
妓女:有正式註冊,他不斷說做生意,返大陸做生意,做什麼生意,整天找我拿錢,我願意給錢他,都是希望他將來好,但我已年紀大,我再沒有失去工作能力。他一直都沒有給我家用,是我獨立支撐著家,和養我的兒子,他完全沒理過家裏。他的意思,他自己對外做什麼事,但我完全都沒理。
社工:那現在回去和他睡的,和你先生一起住的、睡的?
妓女:他已一整年沒回來啦。
社工:沒回來的意思,就大家沒見面。
妓女:不是沒見面,他天天打電話給我,有空會和我吃飯,但就沒回來住。
社工:沒回來住,你們的關係就像男女朋友那樣?
妓女:是啊,暫時男女朋友那樣,沒回來住。然之後,在這裏認識了一個客人。
社工:是男女朋友的形式?
妓女:是啊,他都承認我是他女朋友,他有承認是我男朋友。
社工:可不可以講多一點來聽?他有沒有每次來都正式給錢你,自從承認了你之後。
妓女:都沒有給錢我,都算是難朋友啦,給錢就好像好形式,講錢失感情,但他個人的心地就好,不過自己的心想認個仔算啦,都不想什麼了。
社工:但你都認了他是男朋友,那你都有些喜歡他啦?
妓女:好感啦!
社工:他是做什麼的?
妓女:他是剛放出監獄的,去年4月直至現在,是他朋友看到本書,就帶他來玩,接著就認識的。
社工:他認識你後來過多少次?說過多少次喜歡你?
妓女:認識我後來過多少次啊?來過5、6次啦。
社工:他就開始對你說有點感覺?
妓女:這些不用講的,要講的嗎?
社工:是啊,大家FEEL到有感覺?
妓女:是啊,我覺得成年人不用說的。
社工:怎樣感覺到啊?
妓女:怎樣感覺到啊?像我今天也有問他,你有沒有看阿比和阿秋的真情對白,他說秋,我究竟老老實實問你心裏話,你有沒有真真正正喜歡我?他怎樣答?秋官就說:有。我問你怎麼答我,你有沒有真真正正喜歡我啊,接著他就說,沒喜歡你,就不會找你啦。
社工:那你聽完之後,很開心啦?
妓女:這樣的話,聽到當然好開心。
社工:有沒有想過可以長久發展,一個客?
妓女:如果說是客,我現在的先生都是我的客,以前在骨場認識的,只不過在場式的,現在這個場、這個客才說做什麼先。有沒有想過發展啊?他自己都講過,你認為,我們有沒有得發展呢?他說你已有家庭。
社工:但你都沒有表示過?
妓女:有什麼表示?好大工程的。一個女人結三次婚,別人會怎麼看你,兒子會怎麼看啊?你要考慮著一層,不是說自己喜歡,單方面的事,是一件大事;你們兩人拍拖,開心肯定是兩個人的事,日子久了,就是兩家人的事,兩幫人的事,朋友、家人、他的家人。
社工:是要兼顧很多事。
妓女:很多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他阿媽剛從加拿大回來,來看他,那次叫我去看宜家的傢俬,特意介紹他媽給我認識,他媽也想去瞭解我著人,但我男朋友即刻擋住,都說她沒空,你們先回去。他是她兒子,當然知道他媽回做些什麼,免得問長問短啦。其實我這個先生也有包容我背後的事,總之阿媽講什麼,他都會和她撐到底,所以啊媽覺得你那麼維護她,他又這樣對你。但背後的內心對你的兒子付出多少,你又知不知道?就是說,難道我講出來做小姐,掙錢給你兒子做生意,那麼多年都沒養過我,你說我會不會這樣講呢?
社工:當然不會。
妓女:那就是,不然你的兒子就很沒面子,事實上,我都不想做得那麼抹面,撐到這個樣子。但我只想知道什麼原因會失敗,你也要給我個知字才可以。我現在這個先生的心地也是好的,但唯獨是有疏財仗義。
社工:對朋友比較寬鬆些?
妓女:是啊,對家庭就懶洋洋。
社工:對朋友就好有義氣。
妓女:是啊,對朋友就好有義氣,對家庭就、、、。他不是掙不到錢,而是有錢不顧家的人。
社工:、、、電話響、、、、
妓女:不好意思。
社工:沒關係。
妓女:那我也不阻礙你那麼久啦,那我問你多一個問題。(我不喝了,我有水。)
社工:我想問員警幾個月上來一次,除了查身份證,會不會進來翻東西?或者其他的動作啊?
妓女:連客的身份證也查,那樣就走了。
社工:那樣就走了?你有沒有試過給人拘捕?
妓女:沒有啊!
社工:從來沒有試過?
妓女:沒有啊!我們生不入官府,死不入地獄。
社工:其實你都不會憎惡差人,在你心目中差人的感覺,做了這裏之後,對你沒有瓜葛?
妓女:沒事的,反而我的形象,他們還回憐憫。
社工:什麼形象?你給人一個什麼形象?
妓女:我也不知道,有時一幫差人來查,一查就好幾個,那差人就會對其他姐妹大聲點。
社工:、、、電話響、、、、“喂,你好,你可以過來啊,可以,可以、、、
妓女:不知道,那種感覺不同,有些北妹,另外的女子,有些人對他粗聲粗氣,對我的差人就好點。
社工:這裏有3個單位,有一個北妹?員警會對他的態度差些?
妓女:現在這個是新的,以前那個差點。
社工:但你覺得他們不會影響你的生意?
妓女:之前隔壁B室的那個很差,老闆沒有裝修之前,我們這裏是曲尺位,那客人站在門口,兩個一起開門,就搶客啦。
社工:那客人還沒按鈴吧?
妓女:是啊,還沒按鈴,她就搶客了,後來老闆就將門口分得很遠,然後沒租給她,走了。現在是另一個北妹。
社工:哦,這樣,我看下回去做了這報告,有什麼問題,再打電話給你。
妓女:沒關係,你上來前先打電話給我。
社工:你幾點最方便?不妨礙你工作,因為我也怕,如果你在做事,也聽不到電話啦,那我留言,你會回復我的電話吧?因為我都不是太有經驗問,怕有些問題未問得清楚。
妓女:你們要多少號做好這份報告?
社工:我要5月3號交報告。那好吧,多謝你啦,盈盈,拜拜!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下一篇 與一樓一鳳阿兒對話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