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三代之間

「奶奶,妳快來,爸爸昨天打我,還不准我吃飯,媽媽也罵我……沒有,沒有,我很乖,我根本就沒搗蛋,是他們不喜歡我,反正我不論做什麼,他們就是看我不順眼……奶奶,妳再不來,我就會被他們打死了,奶奶,我不要留在臺北,我要回屏東,我想奶奶,奶奶最好……」

淑芬緊緊皺著眉,止不住心中的怒火,這個可惡的家邦又在跟奶奶告狀了,他怎麼不提昨天挨打的原因呢?

昨天是星期六,下午不上班,她特地烤了半隻雞給大家加餐,剛坐上飯桌,家邦立刻貪婪地撕下雞腿搶先放在自己碗裏,妹妹家安不服氣地叫了起來……

也許,他們一開始就錯了。

淑芬和俊德是大學裏的同學,因相識而相愛,最後步上了紅毯的那一端。俊德是屏東人,父母都是純樸的鄉下人,他們就俊德一個獨子。俊德也十分孝順,婚後就和父母住在一起。

淑芬第一胎就生了個男孩,陳家有後,老人家真可以用歡喜若狂來形容,大放鞭炮,大宴賓客,而且上香祝告陳氏列祖列宗,恭恭敬敬、端端正正的把陳家邦三個字登錄在家譜上,那份虔敬莊重,看得淑芬衷心感動。

當然,也可以想見,老人家是怎樣寵愛這個長孫。

家邦兩歲時,俊德有意到臺北闖天下,有心接父母同住,父母卻堅持不肯。理由是他們已是入土半截的人了,還是喜歡土生土長的環境,同時,他們也受不了臺北的嘈雜髒亂,馬路上人車爭道,看了就叫人心驚膽戰,再加上家裏還有許多房屋地產需要照顧。

而要淑芬留在家鄉服侍兩老,淑芬也不願意,一則不放心丈夫一個人在外面的生活起居,再則不放心臺北那個花花世界誘惑太多。老人家也認為年輕的夫妻分開太久不好,影響感情,他們倒不反對俊德夫婦出去自己創業,唯一的要求是把家邦留下來,陪伴兩老。

基於孝道,也基於對老人家的虧欠,儘管他們內心也有些不捨,但還是答應了。

剛來臺北的那幾年,創業維艱,夫妻倆全副精神都放在上面,接著又生了兩個孩子,更是忙得日夜顛倒,分身乏術,再加上屏東路程遙遠,往返不便,因此除了逢年過節,平日也難得回去一趟。

孩子倒是被祖父母養得結結實實、黑黑壯壯,只是十分認生,見到他們就躲,孩子和父母不親,俊德夫婦心裏自然不太舒坦。因此,家邦到了上小學的年齡,他們有意把家邦接到臺北,但是,老人家堅持不肯,因為幾年的相依為命,祖孫之間產生了濃厚的感情,他們已經離不開家邦,而家邦也離不開他們了。漸漸地,俊德夫婦不時聽到家邦不學好的消息,小小年紀逃學、打架、偷竊等等。

俊德夫婦深深覺得長此以往,不僅造成親子之間的隔閡與疏遠,而且影響到孩子往後心理的正常發展,所以下定決心要將家邦接回,無奈老人家死死不放,而且以死相逼,眼看著老人家痛苦難捨,為人子媳的實在也狠不下心剝奪老人家最後這點安慰。每次回家,總是爭執一番,哭鬧一番,最後不了了之。

到了家邦要上國中,俊德夫婦終於找到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那就是臺北的中學好,將來能順利升大學,留洋深造。老人家愛孫心切,不願耽誤孫子的前程,忍痛割捨了這塊心頭之肉,為了這件事,老兩口還雙雙病了一場。

這以後,三天兩頭,不是信就是長途電話,千叮萬囑,生怕他們虧待了這個寶貝孫子。

好不容易接回了家邦,俊德夫婦才發現問題比他們想像中的更加嚴重。首先,是家邦的壞毛病奇多,從不愛洗澡,不換衣服,到順手亂丟紙屑,用手抓飯,隨地吐痰,解手不沖水等等日常生活瑣碎,都得他們捺著性子一點點糾正,一點點教導,然而積重難返,總是教了今天忘了明天。

最糟糕的是順手牽羊的習慣,家中放置的銀錢和貴重金飾常常不翼而飛,打也打了,罵也罵了,百般勸導,就是改不了。弄到最後,只好將所有的櫃櫥抽屜上鎖,把自己的兒子當賊一樣提防,做父母的,內心的難堪和沉痛亦可想而知。

或許家邦在祖父母家一向是唯我獨尊慣了,因此養成他專橫霸道,予取予求的個性,以致和弟妹經常引起衝突摩擦。就因為家邦從小不在家,和家人缺乏深厚的感情基礎,在心理上非常的不能適應這個家,總覺得父母天天找他麻煩,弟妹處處與他為敵,他不屬於這個家,這個家也不屬於他。他想念祖父母,渴望回到他們那裏去。

其實,家邦年齡尚輕,可塑性很大,俊德夫婦也有信心,相信假以時日,以愛心耐心誘導,可以慢慢使孩子改正,最大的困難和阻礙就是來自老人家,只要家邦一個電話回去訴苦,老人家便把子媳一頓好罵,又是哭又是訓,又是尋死尋活,弄得一家人烏煙瘴氣,不得安寧。而家邦有人撐腰,更是有恃無恐,越發的為所欲為。

到最後,根本形成一種尖銳的對立,父母越要管他,他越反抗;弟妹越討厭他,他越和他們過不去。

俊德夫婦也曾多次和父母懇談,分曉利害關係,無奈老人家思想觀念都已定型,很難再接受別人的意見,總之,他們有他們自己的一套看法。

「小孩子寵一寵有什麼關係,小時候俊德也沒給寵壞呀!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那個小孩子小時候不調皮搗蛋,長大自然就好啦!」

有時候,俊德夫婦灰心之餘,真想放棄不管,可是再想想,到底還是自己的骨肉,怎麼忍心看著他一步步沉下去,想拉他一把,阻力又這麼大。夫妻倆晚上躺在床上常不免黯然長嘆,三代之間,問題這樣錯綜複雜,他們應該怎樣來平衡這三代之間的感情,化解彼此之間的分歧和摩擦呢?怎麼樣做才不致傷害到上一代,而又不致貽誤下一代?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馮輝岳:爸爸的信    下一篇 中國古代的生態保護法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