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各類雜文   
[0] 評論[0] 編輯

食べ放題

    阿琪三年的戀情告終,丟棄舊日手袋長裙,到旺角剪掉長髮,買時下流行的日文Tee,貪其無謂,不知所云。小店兼賣占卜星相之書,店主是個頭裹花巾,手臂纏滿彩環的年輕女子。察看阿琪神色,即問她是否遭遇感情挫折。阿琪初頗驚訝,但細想自己晚晚失眠的殘樣,也不覺如何。隨意挑了三件印著『大割引』、『無料入場』、『食べ放題』的,店主便說:若問感情,難有佳兆,小姐小心給人佔便宜。阿琪只是笑,付錢便走,心想:男朋友沒有了,結婚沒旨望了,青春逝去了,連工作都辭掉了,自己還有甚麼可以失去?
    阿琪和阿新是在時裝連鎖店工作時認識的,同事三年,戀愛三年,阿新升職分店主管,阿琪升副主管,人皆以為天造地設。過後回想,阿新有甚麼地方真的比其他人優勝,還不是像自己挑衣服的習慣一樣,穿上身就是好的?
    阿琪於是打電話給兆輝,約他見面。兆輝兩年前替阿琪弟弟補習,那時候還未上大學,傻乎乎的大男孩,陽光健康,對弟弟更發揮極度耐心。有時晚上補習,阿琪放工在家,穿家常單薄衣褲,伸長腿在沙發上看電視,也不覺兆輝目光開始遊移不定。一次兆輝把兩張戲票塞給小弟代轉阿琪,她竟然赴約,看了電影出來,算是盡了人情,才說:我和你年紀雖然差不多,但我比你早出來工作,你在我眼中總像個小弟,我看大家還是不太適合交往。後來兆輝考進大學,也沒有再來補習了。
    再見兆輝,神氣多了,人曬得很黑,說話都堅實有力。吃了兩次飯,主要談兆輝大學生活,阿琪只覺對方越加高大,而自己則越顯細小,也不敢問他有女朋友沒有。盛夏,學系在長洲搞宿營,阿琪竟然忍不住上營舍找兆輝。兆輝施施然出來,帶她下山租了間度假屋,著她在那裏等他。深夜兆輝果真偷偷過來,還帶備了安全套,然後他就脫去她的『大割引』日文Tee。完事後他說:你是第一個吸引我的女孩子,我一直也無法擺脫你的影子,我看,我現在終於可以了,你當年說得對,我們是不適合對方的。
    阿琪萬沒料到,這次竟比和阿新分手崩潰得更厲害,簡直一發不可收拾,自暴自棄,隨便跟一個追求過她的前上司去喝酒,酒後還上了床。第二天醒來,人已不見了,地上躺著那件『無料入場』。那人連酒店房租也沒付。
    回家洗了澡,人恍恍惚惚的,肚子空空,就到街上瞎逛,隨便走進一家剛開門的迴轉壽司店。整家店子只她一個客人,壽司還未上輸送帶。站在輸送帶另一邊的年青師傅,有點像《SMAP X SMAP》裏面穿廚師服的木村拓哉,一邊捏著飯團,一邊盯著她的胸口,喃喃地說:小姐,你知道『食べ放題』是甚麼意思嗎?阿琪搖搖頭。在日本一些料理,你只要付特定的價錢,便可以在特定的時段內,任食到飽。男子說罷,作勢把手中的飯團丟進口中。阿琪托著下巴看他,莫名其妙地說:這個也很合理啊!對方露齒而笑:對!我都是這樣想,最合理不過!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波衫    下一篇 軍褲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