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明堂  > 所屬分類  >  實用資料   
[0] 評論[0] 編輯

活用詠春拳學

詠春拳徒手實戰的奧秘,在於逼使對手近體格鬥,但是切忌未近體先發拳和未接觸先追手,以免徒勞無功和授敵先機。

詠春拳近體戰的秘密武器就是擒手鍛煉,近戰時反應快占便宜。兩手兼顧的快速攻防,就是它的主要利器。

格雷斯--柔術徒手搏擊的奧秘,也是逼使對方近體格鬥,但並不逐步逼近。而是保持對方之手接觸不到自己的距離,采用伺敵先機的突襲,全身猛沖射入(兩手伸前與肩構成三角形,保護向前沖的低頭),其近體戰的秘密武器就是黐身抓抱,並且順勢雙手抱腰,首先摔倒對方,繼而騎上其身強攻取勝。

在美國《黑帶》雜志上,有斯科特的《搏擊的現實問題--關於‘危險區’》的文章,稱近體戰有‘危險區’,但也承認這是不可回避的現實問題,而且認為現實上不可能有理想完美地進入此區攻擊而又幹淨利索地退出此區,即使有好的技術也不決定一切。因此他還認為要將各種有效技術(例如擊打要害等)進行最佳組合,編成一套打鬥的最佳反應程式進行鍛煉,要能很快地進入實戰打鬥的狀態(他在文章中並未介紹套路內容)。

以上介紹都說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現實,詠春強調“無招勝有招”,格雷斯--柔術則強調勝負取決於地上戰,而斯科特則認為“有招勝無招”。

近體戰切忌存有過分理想,沒有全無破綻的技術。要有捱打心理准備,既然雙方都有攻擊的機會,自然也難免都要捱打,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所謂一招必殺技,在動態格鬥中不過是故玄其說。

詠春拳學的設想,要在沒有規則限制下兩人進行近體徒手格鬥時,如何運用現代科學理論去解釋隨意對抗的規律性,例如中線理念、短距理念、精簡理念、力學理念等等,反對生搬硬套技術,提倡活學活用技術。

茲舉詠春“膀手”為例,詠春四大天王(除梁相已故外,有“桑橋王”駱耀、“念頭王”徐尚田、“講手王”黃淳樑)之一的徐尚田認為其實“小念頭”的招式不是以固定形態而作為招式名稱。例如由攤手旋上而變膀手……的整個過程才算是膀手招式,才能發揮圓形旋轉的作用。其他的招式也是一樣,力求發揮旋轉的動力。

有時膀手動作可以靈活變化,黃淳樑認為當前臂來不及阻截突襲來拳時,可用最近來拳的臂膀上部去化解,這就是活用“詠春拳學”的短距理念。

有人認為膀手只是作為防守化解來拳的消極手法,其實不然,也可用於積極攻擊。黃淳樑認為近體戰時,在直拳不能發揮作用的近距離範圍內,用膀子斜向前滾動,以旋轉力量的撞擊力攻擊對方頭、頸、胸,要比用肘擊動作更精簡和速度更快捷,因為前者只有一次動作,後者常需兩次動作。這也是活用詠春拳學,靈活變化膀手動作。

在前踢活用詠春拳學方面,黃淳樑也強調一次動作,不要先抬高大腿再踢出小腿,要像踢足球一樣大小腿一氣呵成。前踢目標是中線的檔部要害(穿靴時,也可踢最近的踝、脛、膝)。如果雙方距離較近和對方兩腳叉開時,除可膝撞襠部外,仍可前踢檔部(利用脛骨上踢,腳踝伸入對方兩腳叉開的空檔,仍用一次動作)。

當雙方距離較遠雙手並未接觸時,如對方運用低踢橫掃腿,也可低前踢拆招,這也是活用詠春拳學的中線理念和短距理念。

在對付摔跤和地上戰活用詠春拳學方面,可舉格雷斯--柔術慣用戰術為例,當對方用前沖力抓抱自己腰部或雙腿而又來不及用撞拳迎擊沖前的頭部去抗衡失穩,必須降低重心和加大支撐面。否則必被沖撞失穩。因此不用傳統詠春馬法,例如使用中國式摔跤的架勢,降低重心使身前傾和膝前屈以及腿後蹬,用兩手向前猛推對方肩或頭。也可用柔道“表返”技將對方的低頭抱爪在自己胸腹之下,並以全身重量向下壓。亦可用柔術技,以一手將對方的低頭用臂拖夾於腋下,並以全身重量向後倒,使其頭頸受扭重創。詠春則會用膀手或標指猛撞或猛插對方頭、肩、肋、脅等部位。

當自己躺在地上而被對方騎在身上時,則必須用標指攻擊要害,例如眼、喉或腋窩、脅、肋等,尤其是騎馬不易移動的固定目標--襠部、腹股溝。

當被對方擒拿時,也是用最精簡動作解脫,例如手腕被擒,利用手腕的力量與靈活性之圈手,以一次動作化解。不論正反圈手,其關鍵是用旋轉的運動,壓迫對方的大拇指根部,必定自動松手,因此另一只手就可同時承擔攻擊任務。

在近體戰時,已難於采用閃避、跳動、迂回、假動作等,攻防亦必須精簡實用直接了當。而非近體戰時,情況會有不同,如果活用詠春拳學,同樣也可適用於此範疇,雖然不一定是詠春拳基本技術所能涵蓋的了。

【注】本文為梁敏滔撰文,黃淳樑審定。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論詠春拳學    下一篇 葉問宗師年譜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